[補貼]2011年10月22日 午會 會議記錄

11 十一月

2011年10月22日 午會 會議記錄

 

午會完整版

電腦記錄:KY

報告:22/10 meeting 下午

1清潔事項(會後掃地/拖地)(雙數日)

2 各小組內部聯絡表格

6立方位置已改

4議程發佈

5供電情況(先觀察)

6 拾荒組

7 Tommy會計算供電情況(用電量,使用時段)(星期一會有計劃書)

8星期日meeting時間

9外傭燭光晚會(日)

10toto and bee 嘗試發芽菜(用綠豆)

11已提供睡眠物資

*會後找回收玻璃的團體

*煙灰缸的處理(唔好用飲食器皿)

 

建議議程

1酒店食剩食物 2

2call活動處理1

8廢強遊行

4物資3

5人力短缺問題(詢問處)4

6

議程

1CWI

-視像會議(美國芝加哥分享工運佔領經驗)

(建議CWI將活動記錄下來[拍攝]再放映)

2酒店食剩食物

[Suggestion:瓜菜,肉類, 但生冷海鮮不宜(細菌污染)]

[*準備容器] 通過,家和負責運送方面

3物資

-喇叭電(敏供應)

-膠箱(食物/電線雜物)

(建議:用硬新形式處理物資需求清單)

-水(自己去體育館拎供每人自己每日所需)

4詢問處變成令人留連的地方(e.g.煙供應/電腦)

-將圖書館的sofa

嘗試放去詢問處

-用banner 突出詢問處.

-放board 在附近

-可加「會議進行中」等標示解釋詢問處沒有人的原因去解決市民疑惑

5廢強遊行

-呼籲廢強大聯盟自己宣傳遊行

 

[補貼]2011年10月20日 午會 會議記錄

11 十一月

2011年10月20日 午會 會議記錄

討論事項

垃圾分類問題

– 決定設立基本指引,另在晚會提醒注意分類方法及位置

– 再次強調不要自設新垃圾筒

洗碗問題

– 已有廢水筒,大量廢水請去洗手間倒掉

– 用餐後請自動自覺集合清洗

物資補給

– 呼籲捐贈

– 食物,如薯仔、洋荵、麵食、乾糧

– 罐頭刀、用作煮食用檯 (建議先嘗試拾荒)

– 單車 (已募習了三部)

– 掛衣架 (可嘗試自砌)

– 要購買: 厚膠袋(裝廢水用),大水筒 x 2

財政 (固定人選問題) 

– 決定: 輪流負責,由前一天財政加新人組合

– 每日在board留低當日財政名及電話

接待處 (人手問題) 

– 決定於晚會傳更表,當值人臨離開前要確保有人接手

– 在board留低當值人名及電話

統一(大會?)對外聯絡人/電話 (應付一般查詢)

-共識: 暫未有統一說法行動及決定,難有統一聯絡人

迎新小組

– 成立成員: 禮、toto、yentl、iris、kiyo (定於今日晚上八時開會)

– 赶急工作,製作迎新指引 (包括基本運作,開會方式,空間 etc )

立方體裝置藝術

– 位置: 建議移到reception傍,中間位置留作其他用途    – 維持作文主場之用

– 白布 / 圍繩問題等作者再作出討論

– leaflet (應急傳單派發)

– 決定不會用公家錢印冊個別團體/組織單張

– 呼籲不同組織放單張派發

其他事項

– 地圖會由 kensa 繪製

待續事項

– 與外傭 (星期日) 關係 / 撐外傭論壇 etc.

– 與其他社區的聯系,其他參與方式 (包伙食/由其他人幫洗衫等)

[補貼]2011年10月19日 晚會 會議記錄

11 十一月

2011年10月19日 晚會 會議記錄

 

1. 午會報告

 

– 成立了新小組  a) 清潔小組 ( toto, kensa )  b) 膳食小組

– reception 設立了 log-book 用作記錄特別事項

– 文宣組: 設兩箱分別收集 a) 大家感想   b) 活動提議

– 行政組: 設更表及分組表,請大家主動填寫 – 行政組: 設失物認領處

 

2. 討論事項     

 

 – 29/10 癌症基金會租用場地事項 

– 對是否與匯豐談判和去留問題未有共識

– 先嘗試取得更多資料 (如對方所需位置/ 聯絡) 再作討論

 

 – 會議效率問題

– 原因有三 a) 人事變動: 每日有不同人加入/離開,難凝聚討論和達至共識

– 針對新人加入:  i) 建議成立迎新小組,盡快運作,容許 trial & error

ii) 自發招待,主動向新人介紹基本運作

iii) 小冊子 或/和 告事板,主要介紹基本運作和開會方式

– 結論: 午會後成立迎新小組傾細節

– 針對舊人更替:  i) 建議重要議題要約時間,盡量就較多舊人出席

ii) 會意記錄要作整理及發佈 (blog/fb/board)

– b) 不同類型的問題混雜討論做成混亂

i) 建議: 午會處理行政事務,晚會討論意識形態問題

ii) 反建議: 不應僵化,傾會者應可以自己決定每次議程,只要嚴格執行會議程序

1. 報告

2. 提出議程

3. 選議程

4. 排序

5. 進入議程

 

 – 失望情緒

-太多新人加入,難以形成開會討論氣氛,新人亦未必了解討論方式

-加入的人主要對現制度失望,但似乎佔領朋友未能在制度/現況的問題上提供分析/答案

 

  – 佔領中環與此地方的關係

– 新參與的人如不同意現運作模式可另組社群,空間應開放作不同嘗試,可有協調機制

 

3. 待續討論事項

 

– 小組事項  a) 負責人是否固定 b) 如何運作 c) 如何協調

– reception / 新 counter 應對有關資本主義的質詢 – 急救物資

 

佔領報導 Articles about the occupation 2011-11-10

10 十一月

[補貼]11月9日-第25天生活照 9tth Nov- Daily Photos of the 25th Day

10 十一月

晚飯時間

It’s dinner time.

今天的菜還頗豐富的。

There were plenty of dishes today.

同一時間一些有宗教信仰的朋友來到佔領中環現場做崇拜

At the same time, some friends having religious belief had a worship.

 

星期五晚上7:30-9:30pm會有《字花》的「詩歌佔領中環」朗誦會,會讀詩,會奏樂,大家記得要來

“Fleurs de Lettres" will hold a reading section at 7:30-9:30pm on Friday. Poems will be read and music will be played. Don’t forget to attend it!

崇拜後「有從禮物經濟到共同」講座

After the worship, the was a talk “From Gift Economy to Commune"

Twitter and Google+!

7 十一月

到關Twitter注我們吧!

Follow us on Twitter and Google+!

http://twitter.com/#!/OccupyCentralHK

https://plus.google.com/b/101506770438888579896/

柏齊 – 中環文化導賞 (一)

3 十一月

B:你對中環的認知/印象?

J:中環給我的感覺是密集奢侈的地方,在這裡遊走,總會有一種強烈的階級分等的感覺,相比起於其他主要地區,例如:銅鑼灣、尖沙咀這種負面感覺來得沒有這麼重。對於“認知”我從來只知道那個地鐵出口通往IFC,那條街有M記、有H&M,我會到中環的機會除了“高質素“消費,偶然也會因遊行和畫展而來……中環及歷史二詞難以併在一起想像。

J:你對中環的認知/印象?

B:每一次到中環四逛拍照,我都會有一個想像,幻想這裡從前的模樣,中環對我來說是充滿歷史的地方,因為這裡的舊建築、一些小店、老街坊就是活生生的導說員,可是這都是自己的想像,當中還存有很多的疑問,比如說;為什麼一號差館裡面會有教堂?政府那一群建築物的關係又是什麼?中環裡出現的清真寺又為什麼會在那裡?這些歷史在生活當中是很難有機會能接觸得到。

我們大概想,大家都抱著一種重拾想像的心態去參與柏齊的導賞。

柏齊先帶大家到K出口的地圖,講解一會兒的行走路線,我們面對著那塊港鐵地圖,第一步知道的是那個"傳說中"的中軸線。柏齊說道:150前年殖民地政府在香港發展規劃時,是以帶狀形式,就是由中環作中心點向橫兩邊伸展,由銅鑼灣向西面堅尼地城發展,在當時是沒有汽車的環境底下,由銅鑼灣去堅尼地城的路都是貫通的,路的規劃都是以人的步行模式作主導。因此而形成殖民地時代的第一個城市--維多利亞城。

銅鑼灣在殖民地時代是外國人打獵的地方,據說當時的外國人會特意從英國運一些兔子和狐狸到銅鑼灣放生,供給他們打獵。而在銅鑼灣附近的跑馬地,在當時有另一個稱號,叫Happy Valley(愉園),這並不是因為跑馬很開心,而是跑馬地當時是一個墓場區,所以Happy Valley含有天堂的意思。

有時候,我們在灣仔逛街,如果走在平路上.絕有可能是填海得來的陸地,相反走在斜坡上絕有可能是原有的陸地,在告士打道對出一帶都是填海得來的,灣仔原本是一個漁村,加上有大量難民到灣仔一帶,所以當時被稱為窮人住的地方。殖民地政府在灣仔旁邊設了一個軍謍,就是現在的金鍾,整個金鍾都是作軍事用途,添馬艦當時亦是一個軍船塢。

這個所謂窮人區只聚集了當時的華人,是洋人不會出沒的地方。然後,殖民政府狠狠的把金鍾變成軍謍,將灣仔及中環完全分隔。或許,我們至今仍認為中環是屬於“鬼佬“的想法/感覺,就是我們統稱的華洋分隔。

B: 從柏齊口中得知華洋分隔這個詞,我立即有一種被拒絕的感覺,雖然不常來灣仔、金鍾,但每次來這裡都會覺得去了異地,很多的設施和商店都好像為這裡居住的外國人而設,我會像是一個遊客。整個氣氛都形造一種外國生活的模樣,也許現在這種氣氛就是殖民地政府所規劃下來的“隔膜“。

J: 我每天在金鐘上班,由K出口步行到金鍾滙中心,擦身而過的白領,都是穿得光鮮的香港人和外國人。他們在地下鐵和PP三期的連鎖咖啡店買了杯grande,疾走於電梯上──以前在其他地方上班也沒有這種“氣氛“,彷彿在金鐘上班是某種層次的人,是喝grande的人;在尖沙咀是某一種”人“;在旺角上班又是另一種”人”。

當時的洋人社區(即今天的中環)充斥政治、宗教亦是香港的經濟重心,雖然華洋分隔的規劃於戰後解除,但中環至今依然是迄立著主教山和各大銀行總行;沒有了軍營的分部,但現今中環的規劃仍然異曲同工,更被早期來港的洋人帶來了西方宗教及生活上差異的文化。

殖民地政府為了方便管理,除了在金鍾設有軍營,上環亦設了差館──“一號差館”。這座建築包含了教堂、監獄和懲教署,並負責管轄中西區,雖然如此,卻不會過問華人區的大事小事.....
(斷片)


待續。

by : 文宣組 ( bee、justina、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