彙整 | 佔領者感言 Occupiers’ reflections RSS feed for this section

佔領者感言 Thoughts from occupiers

27 十月

另一種生活--更好的生活:佔領中環感言

坦白說我是一個轉數很慢的人,所以--對不起,我遲了。

大概是佔領中環的前兩天,晚上我在旺角的「下午三點」教完吉他,足足三堂吉他班之後我十分疲累,但留低了,因為志老闆在跟他的兩位朋友討論另一種生活模式的可能性,例如是我們會不會找到另一個東西去取代錢,甚至是有沒有可能不用錢就可以生活。

於是我在回家路上就有了一個頗為瘋狂的想法:過兩天便是佔領中環的大日子了,有沒有可能到時做一個實驗,例如是,我給大家唱一首歌,然後大家拿什麼來跟我交換--也許是一個麵包、一杯咖啡、一根煙、一幅畫、一個擁抱……回家後我立刻把這個想法打上面書,遺憾的是當時沒有人理我。(按:人微言輕呵……)

不過,不要緊,佔領中環在不久後就實現了我這個想法。

來訪者(不論是其他市民或是媒體記者)最常問的其中一個問題是:「你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你們想做到什麼?」大家都知道我們那裡有一幅很大的橫額寫著「反資本主義」,可能很多人都會以為那裡所有的人都是「反資本主義」,但答案顯然是「不」,而在這裡我要談的亦不是我們是否「反資本主義」,因為不論是否「反資本主義」,我相信大家其實也是想尋找更好的生活--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我又相信留守的參與者都被問過這個問題,我自己就起碼被問過不下五次,而我有時覺得煩,因為如果要說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我認為我們已經正在做我們想做的事了,我認為我們正在做的就是最好的答案。(按:這可能也解答了另一個熱門的常見問題:有關佔領者的「共識」。我現在說的顯然不是一個政治性的「共識」,但在某程度上來說--在「生活」的程度上來說,我認為這個社區的人之間其實已經有一種關於生活的「共識」,而我個人是十分懷疑這個社區是否需要或能否產生一個政治性的「共識」的,不過在此不詳談。)

空間、食物、香煙、權力等等,這些東西在這個社區裡都是共享和開放的,一個地方我們一起睡,一堆食物每個人都可以吃,就連香煙也是大家都可以拿來抽,有什麼議題或是決定亦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表達自己的意見和意願。自佔領的第一天以來到現在我們仍然實行絕對共識制,只要有一個人反對,那個議題也不會被通過;當然,我們人比較多,有時因此而令會議變得較為冗長或是令決議變得困難,但以目前來說,我們暫時還未找到一個更好的方法。

然而我最想說的還不是這種比較政治性的事--我常常都說我人比較簡單和「低能」,我很喜歡以較為生活化的事例作為一個討論的切入點--我想說的是我們在匯豐總行這個極度資本主義的地方的地下是如何進行一種嘗試脫離資本主義的共享的生活模式。

在佔領中環的社區裡收到最多的物資就是食物,因此我想以食物作為例子是最簡單易明和貼身的。一開始我們還沒有收到食物的捐獻的時候,我們是各有各吃的,而在中環要找到一間不是連鎖式經營的店是十分困難的,雖然找到,卻只有寥寥數間;讓我意想不到的卻是開始有來訪的市民捐食物給我們,可能知道社運人士多半都比較窮(笑),而那些市民跟我們一樣,也是什麼人也有,他們想支持我們卻不能與我們一起留守,所以很多時都會選擇以捐錢和捐物資這種方法來表達對我們的行動的支持。我不知道他們覺得自己是否一個單純的來訪者還是參與者,但我自己其實覺得不管他們有沒有留守,他們已經是這個社區的一份子了。「他們」已經是「我們」。就算只是捐一包生命麵包也好,也就是分享,我覺得那不應該叫捐獻,應該叫分享;為什麼我這樣說,是因為當一個人要分享的時候,首要的條件就是他知道自己已有足夠的,所以把多餘的拿出來和其他人分享--在這裡我不是要談有關「擁有」的問題,我知道有些朋友可能會特別斟酌這一點,但--我想說的是一種「知足」和「分享」的意識,而這種意識就是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的關鍵。

然而我們亦經常被人詬病:「你們始終是靠別人『捐獻』來維持運作。」第一,正如我上面所言,我覺得那是分享而不是捐獻(按:相對來說我們亦有其他東西跟別人分享);第二,也許你不會相信,我們即將要有生產了。當然我們還不能在這裡種米,但多得陳曉蕾小姐的建議,我們終於可以自行生產糧食了--這兩天我們就會有自己發的芽菜可以吃了!這是一件小事,真的,但這是一件重要的小事。記得當時我還非常投入一些行政的工作,所以是由我跟陳曉蕾小姐洽談的;說真的,聽到她的建議時我心裡非常興奮,因為曉蕾讓我以至大家都知道了即便我們身處在一片空無一物的石屎地上,我們仍然有機會「無中生有」,我們可以把田由鄉間搬到城市--雖然現在那塊田是一個發泡膠箱.但一切仍然是有可能的。如果我們是「零」、空無一物的,那就讓我們由零開始去建立吧,我相信這也是這個社區出現的原因,而我們不必著急,尤其是既然我們根本沒打算離開的話,我們更加可以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去發掘和嘗試更多可能性。

所以,對於這個社區,我其實是樂觀的。我不是叫大家自我安慰或沾沾自喜,但看吧,大家有見過香港有這種模式的社會運動嗎?有朋友提醒我說菜園村生活館是另一例子,但對我來說這次又是不同的,也許是鄉間和城市的分別,又也許是其他具體上、細節上的分別,對我來說,這是第一次我們從(城市的)生活出發去作改變,我們嘗試以改變自身的生活去告訴其他人另一種生活的可能性,而我們不是「空口說白話」,我們是切切實實的在嘗試把我們心目中的一些對「生活」的想像變成現實。俗語有云:「認真你就輸了」(笑),我不知道這次我們會是贏或輸,又或是贏輸都根本不重要,但我們是前所未有的認真了,而我深信即便我們這個運動有多微不足道,它亦已經在人們的心目中留下微小卻重要的一點印象,並且在我們自己當中,這個印象是以後都會一直影響我們自己的生活的:我們想像我們可以有另一種生活,我們想像我們可以有更好的生活,而我們是有能力把想像化為真實的。

P.S 有(笑)的都是開玩笑,不要放在心上。

Deni

25-10-2011

————————————————

Another Kind of Life – A Better Life: Thoughts from Occupy Central

To be frank I am a very slow person, so – sorry, I am late.

Probably two days ago before Occupy Central, I had just finished teaching three consecutive guitar lessons in Mong Kok. I was exhausted but stayed to hear that Chi and his two friends were discussing the possibility of another lifestyle, for example, is there a substitute to replace money, as far as can we live without money.

One of the most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 of visitors (whether publics and media reporters) is: ‘What is your purpose at the end?’ and ‘What do you want to achieve?’ We all know where we have a large banner that reads ‘Anti-Capitalism’. Perhaps many people think that all of us dislike capitalism, but the answer is a big no. And what I want to discuss here is not whether we are “anti-capitalists", because regardless of the answer, I believe we actually want to find a better lifestyle – the possibility of another lifestyle; I believe most of the participants have been asked this question, I myself have been asked at least no less than five times, and find it annoying sometimes, because when it comes to the possibility of another lifestyle, I think we are already doing what we want to do, and I think what we are doing is the best answer. (Note: This may also answer another popular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 for the “consensus” of occupiers. What I am saying is clearly not a political “consensus", but when we consider “lifestyle" dimension, I think the people inside this community have already the “consensus" of lifestyle, and I personally very much doubt whether the community needs or can produce a political “consensus", but I will not go into the details.)

Space, food, cigarettes, power, etc., are things that are shared and open to all in this community. This a place where we sleep together, which there is a bunch of food that everyone can eat, and even cigarettes are shared. Everyone can express their views and opinions when it comes to decision making. Since the first day until now we are still implementing the absolute consensus system, as long as one against, that topic for discussion will not be passed; of course, we have a lot of people, and sometimes the discussion thus became lengthy, and reaching a final decision was difficult, but now we have yet to find a better way.

But what I want to say the most is not this kind of political thing – People always say I am a simple and “naïve” person. I like to have some sort of life stories as a starting point for discussion – What I want to say is how we attempt to live another shared, out-of-the-capitalist lifestyle, in the underground of HSBC’s head office – where extreme capitalism lies.

One of the most received materials is food, so I think food is the most easy-to-understand and suitable example to illustrate my argument. At the beginning we have not received food donations, therefore we all have our own food, while in Central it is very difficult to find a restaurant that is not a chain store. What comes unexpected is that visitors started to donate food to us, perhaps they may think that most people of social movements are relatively poor (giggles), and those people, like us, come from all walks of life. They want to support us but cannot stay with us, so many choose to donate money and materials to express the support of our actions. I do not know whether they are mere visitors or participants, but I actually think that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y have left behind, they are already part of this community. “They" are “we." Even if it is only to donate a bag of bread, it is sharing. I think it should not be called donations, but be called sharing; because when a person wants to share, the first condition is that he knows that he has sufficient, so he gives out the extra and shares with others – and I do not want to talk about the “ownership" problem, I know some people may be particularly appropriate about this, but – what I want to say is that this kind of consciousness of “sharing", this awareness, is another key to the possibility of another lifestyle.

However, we have often been criticized: “You guys rely on others’ donation to maintain your operation." First, as I said above, it is sharing, but not donations (Note: We also have other things to share with others). Secondly, unbelievably, we will have production. Of course, we cannot grow rice here, but thanks to Miss Chen Xiaolei’s recommendations, we can finally produce our own food – we will have our own hair sprouts in two days! This is a tiny matter, really, but this is an important tiny matter. I remember I was very involved in some administrative work, so I discussed with Miss Chen Xiaolei; indeed, when I heard her suggestion I was very excited because she let me know that even if we live on an empty concrete ground, we still have the opportunity to create out of “nothing", we can move the countryside field to the city – although the field is just a piece of foam boxes now. But everything is still possible. If we are “zero", empty, and then let us start from “zero” to build it, and I believe it is why this community forms. We do not have to worry, especially since we do not intend to leave, we can discover more possibilities lowly, and step by step.

So, I am indeed optimistic of community. I am not telling everyone to self-comfort themselves, but see, have we seen this kind of social movement in Hong Kong? A friend reminded me that the CYT village garden is another example, but for me this time is different, perhaps it is the difference between the countryside and cities, and perhaps it is the specific details. For me, this is the first time we (from the city) start to make changes, we try to change our lives to tell other people the possibility of another lifestyle, and we are not “talking empty". We try to put our imagination into reality. As the saying goes: “If you are serious, you lose" (giggles), I do not know whether we will win or lose this time, or maybe winning or losing are not that important, but we are have never been this serious, and I am confident that no matter how trivial this exercise may be, it has been left in people’s minds, the small and important impression, the impression that affects our own lives: we imagine that we can have another life, we imagine we can have a better life, and we have the ability to make it real.

Deni

25-10-2011

(Translation by Cherie Lee)

廣告

佔領者感言

22 十月

我為何而來

我看見很多公公婆婆在別人飲酒作樂的時候在一旁收集紙皮,而收集廢紙衣服去變賣的人愈來愈多,亦未必都是冇錢開飯的人,但總之,在這個社會,錢愈多,人們就感到愈安全。為了這些「安全感」,很多舊價值就被犠牲了。譬如說,每人因為慳一個幾毫都去幫襯連鎖超市,小店鋪入貨少,利潤低,再加上業主加租,就支持不住倒閉。原來的鋪位又變成了同一個集團但招牌不同的連鎖店。原來的社區聯繫,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就隨著金錢流動,流走。講到尾,香港人的衣食住行甚至人生目標都是圍繞著幾個財團。它們是比政府更大的勢力,能期望誰人幫助?走出來逗留越久,就越能用毅力推動改變,至少向財團企業家施壓。

 

體會

在這裡幾天了,感覺少了無力,而且每天也學會新的東西。因為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人,開會時交流想法,互相尊重,而且大都為這個社區貢獻一己之力,我希望我們的回報是更好的生活。而「更好」並不是指「更富有」。

 

Denise

佔領者感言

22 十月

在這裡寫生閱讀,觀察和被觀察,渡過了一個下午。

小長金

21-10-2011

 

一個自發自律的小型互助社區,接納各方人士,很自由很愉快地過了一個下午。

HF

21-10-2011

佔領者感言

22 十月
第三天感言
在這裡,人們自動自覺將垃圾分類回收。
在這裡,人們自動自覺清潔生活環境。
在這裡,人們自動自覺地為集體勞動。
在這裡,人們不為錢財做事。
在這裡,人們分享而不積富。
我可以說,這裡不是我們熟悉的香港。
這裡,是我們的土地。

強積金苦主 霆

佔領者感言: 我問我答

21 十月

我問:為什麼會佔領中環呢?

我答:這本來是為了嚮應一個世界性的「全球佔領」運動,因此10月15日也到了交易廣場。但那時候,是沒想過會作長期佔領,因為當日,我感覺大家是未ready的,沒做過什麼事前準備。但最後佔領就從討論中產生了,我也樂意去參與其中。經過一輪討論後,由於考慮到需要作長期佔領,我們要挑一個合適的地點,最後決議了要來到匯豐總行底下。這裡有是一個有上蓋的公眾通道,附近有公眾廁所,當晚我們就在那裡建立起帳篷,後來更有朋友運來了傢俬和各樣的物資。

我問:佔領的訴求是什麼?是反資本主義嗎?

我答:第一、二日我也有點茫然,因為我知道所謂的佔領、堵路,是根本不能停止資本家和政府的運作,對生產資本的影響也是很少,可能只是交通阻塞、面子問題等。

事實上我們連訴求的對象是誰,也不是一致的。

如果是左翼的無政府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根本是不會和現有政府談判,如果我們要推倒資本主義,必然要從連結工人階級進行階級鬥爭,重奪資本家掌握的生產資本,我們的對象就是工人,雖然也可能會交出增建公屋、反地產霸權的訴求,但這根本是過渡性的。不過我也清楚知道來參與佔領的人,根本不全是反資本主義的,他們可能是因新自由主義的制度下受剝削的一群,他們只是想在現有的政度下,改善生活狀況,或申訴一些不公,例如廢除強積金、雷曼苦主等等。

我問:但社會上現在就有聲音說佔領者不能交出一個具體的訴求。

我答:既然我們一同作了這佔領的行動,我們也必須尊重彼此間的立場和訴求。本來我們第二天就想要交出一個關於「佔領行動」的聲明,旗幟鮮明地講立場、訴求,但卻發現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如果硬要說我們是一群反對資本主義者,那必須是一種暴力的說法,也會令不支持的人無所適從,甚至離開。但我們中間有些人也無法接受,改善金融體系、富人交更多的稅這種訴求,這做法只會強化了資本家和政府的角色,是完全遺背左翼立場的。

我問:那「佔領中環」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我答:與其說這是一個表達訴求的行動,我會說這是一個共治的實驗。我們試圖在一個空間裡建立一個社區,而社區裡有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的訴求,我們就要學習在這裡共處。在社區內,我們之間沒有階級,每一個都是持份者,份量都是一樣的。只要你願意參與,你的訴求是絕對會被尊重。我們不採用民主投票,因為那只是一個少數服從多數的決議模式,那是一個會忽略少數者意見的方法。我們試圖透過討論去尋求絕對共識,以減低暴力的程度。不過那必然會造成沒有效率、無法有鮮明形象等問題。

但這就是這實驗的重點,我們不同一般的訴求行動,用一個集體的形象去講訴求,我們就是要傳遞每一個個體都應被尊重這想法,而這就是我們的形象--訴求紛雜,但可以一起共處和一起爭取的社區居民。

我們在這裡一起學習嘗試脫離資本主義(當然現在根本還差很遠,因為社區裡現在沒有生產),我們透過佔領來重新定位土地的用途,我們透過討論重新審視所謂的民主議會制度,我們在這裡學習、交流不同的社會制度,想象一下除了資本主義外的選擇。至於是否有鮮明的訴求,我覺得真是不再重要。不過,我覺得這共治的想法應該要被宣揚出去。

我問:不過這想法對群眾來說,可能還是不易進入吧。

我答:是的。我真希望如果有群眾想知道我們在想什麼、做什麼,與其透過電視、網絡和報章等媒體報導,倒不如親身來感受一下所謂的自治社區是什麼,來逗留幾小時、跟佔領者談談、睡一晚、一起開討論會,就會知道我們這裡不止是佔領,其實還是一個實驗社區,一個讓大家來了解、討論社會制度的平台。這幾天有很多學生來了解,我也給出了同樣的答案,我們不應只是呆在資本主義中尋找解脫,我們需要作更多不同的想象,不一定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或無政府主義,可能是一種全新的制度,從未出現過,out of the box的。

我問:你對這個社區的未來有什麼期望嗎?

我答:老實說,比起期望,更多是憂慮吧,就算不去想有機會被警察清場這本來就存在的問題,也會擔心這社區再發展下去會是怎樣。今天是第七天,踏入明天的下午就已經是一星期了。雖然社區逐步形成,但有很多意識形態的問題還未處理,也嗅到一陣不再公開坦誠、個別小圈子出現的隱憂。陸續有朋友討論到「絕對共識」無法達成時問題,懷疑著「絕對共識制」是否會拖慢了行動的進程,也有朋友訴說這佔領無法推動革命。而我最擔心的,還是生產的問題,畢竟一個自治社區,靠社區外的捐獻來維持,根本是說不過去的。可是社區居民出外工作的話,也就無法過逐步脫離資本主義的生活。

我想,我們還是需要更多的討論和了解,若這個社區能長期運作下去,我也期望後來可以得出這些問題的答案。但無論如何,也希望更多人會進入這個社區,擴大這個運動,希望更多人能在這裡有更多關於未來世界的想像。

我問:要壯大運動,宣傳一下吧。

我答:雖然這只是改變現行制度的長河裡的一粒細砂,但總比什麼都不做來的好吧。討論、了解,也是推動改變中一個重要的過程。這實驗是屬於群眾的,就算你不反對資本主義,我們也歡迎你來參與,透過討論,互相了解,說不定能建構出一種全新的思想,一起建立一個所有物種都能安穩共存的世界。今天就來匯豐總行的地下,加入我們吧!

tiv
「佔領中環」共治社區居民
於10月20日

佔領者感言[2011-10-20]

20 十月

Dnise
我為何而來:
我看見很多公公婆婆在場別人飲酒作樂的時候在一旁收集,而收集廢紙,衣服去變賣的人愈來愈多,亦未必都是冇錢開飯的人,但總之在這個社會,錢愈多,人們就感到愈安全。為了這些「安全感」,很多舊價值就被犧牲了。譬如說,每人因為慳一個幾毫都去幫襯連鎖超市,小店鋪入貸少利潤低,再加上業主加租,就支持不住倒閉。原來的舖位又變成了同一個集團但招牌不同的連鎖店,原有的社區聯繫,人與人之間的連結就隨著金錢流動,流走。市民看似有得揀實際係無。我們慳了一個幾毫用來幹嗎?儲錢買樓。講到尾,香港人的衣食住行甚至人生目標都是圍繞著幾個財團。它們是比政府更大的勢力。能期望誰人幫助?走出來逗留越久,就越能用毅力推動改變,至少向財團企業家施壓。

體會
在這裹幾天了,感覺少了無力,而且每天也學會新的東西。因為都是來自五湖四海的人,開會時交流想法,互相尊重,而且大都為這個社會貢獻一己之力,我希望我們的回報是更好的生活。而「更好」,並不是指「更富有」。

小長金
在這裡室寫生閱讀,觀察和觀察,渡過了一個下午。

HF
一個自發,自律的小型互助社區,接納各方人士,很自由很愉快地過了一個下午。

[10-17-2011]佔領中環參與者的說話

17 十月

下列是在場參與者的想法與想說的,我們會一直在這裡發表希望各位在電腦前的朋友一起走出佔領之餘來一起思考我們未來更美好的世界是如何的。


今天是我們進佔這個空間一起生活的第二天。眼見經過大家的討論和付出令到一個微型社區漸漸誕生是一件奇妙的事,(規劃和管理都由自己負責的)
自己的生命應由自己爭取和掌握的,加入一起討論和行動,再次尋求那些生命裡看似失去的可能性吧。
雷曼苦主
雷曼倒閉令到香港千萬多個家庭受害原本就是國際金融制度崩潰的結果。
我們雷曼苦主持續抗爭了三年經已感到身心疲累。三年來我們看穿了香港政府所謂解決了的方法,實際上就是用盡分化,收買(稱回贈)拖延,轉嫁責任手段,把真正的問題壓下去,我們雖然疲累但一朝未有把真相公諸於世,我們都不會罢休!「佔領中環」行動是最好的平台讓市民大眾了解我們的訴求,銀行的貪婪,政府的冷酷無能!
無名參與者
「佔領中環」已經進行左兩日,呢次行動對每一個參與者都有特別意義,過程中,我o地做每一個決定都經過討論,每一位參與者既意見都會被尊重。
我認為我o地既資本主義社會缺乏既就係呢o的野。
我o地o係度建立緊一o的新既生活方式,希望可以帶到畀其他人在政治,經濟層面上得到啟動。
無名參與者
我是學生,可說安靜到了第三天,生活安好,這兒的生活比我家中的更好,吃大家聚集的食物喝大家聚集的水,到體育館洗澡,亦有太多太好太接近的鄰居,這裹有櫃有桌有椅有床有保安。具體的超大問題打倒資本主義,你們都知道,你們都擔心的問題阻止你們出來的原因,都沒有問題了,因為我們已生活在這等工天,在等更多的人。

可志強(聾啞人仕支持Occupy HK)

這個貪婪的金融體系以金錢造就了多少貧窮,文化社會各文階級,今天全世界終於人醒覺了,人們終於站出來了,我們嚨啞人沒有機會說話,因為在這個金融物資的去世界,我們沒有創富的能力,所以是被遺忘年的一群,但是我們也和你們一樣,希望世界能 和平,人門的能力和想像力及創造力,不再以金錢來評價,房屋不再是有金錢才能住,我們的地球資源及環境不再因大量生產去創造少數人的財富而被破壞,我們不論語言,膚色,都是平等的,我們和所有的動物都可以和平享用我們的地球資源,今天這行動終於可以讓我們站在同一線上,為全球的未來一起付出,一起去爭取一個屬於我們99%的願望的世界,而不再被1%的人壓迫.獲得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