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者感言: 我問我答

21 十月

我問:為什麼會佔領中環呢?

我答:這本來是為了嚮應一個世界性的「全球佔領」運動,因此10月15日也到了交易廣場。但那時候,是沒想過會作長期佔領,因為當日,我感覺大家是未ready的,沒做過什麼事前準備。但最後佔領就從討論中產生了,我也樂意去參與其中。經過一輪討論後,由於考慮到需要作長期佔領,我們要挑一個合適的地點,最後決議了要來到匯豐總行底下。這裡有是一個有上蓋的公眾通道,附近有公眾廁所,當晚我們就在那裡建立起帳篷,後來更有朋友運來了傢俬和各樣的物資。

我問:佔領的訴求是什麼?是反資本主義嗎?

我答:第一、二日我也有點茫然,因為我知道所謂的佔領、堵路,是根本不能停止資本家和政府的運作,對生產資本的影響也是很少,可能只是交通阻塞、面子問題等。

事實上我們連訴求的對象是誰,也不是一致的。

如果是左翼的無政府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根本是不會和現有政府談判,如果我們要推倒資本主義,必然要從連結工人階級進行階級鬥爭,重奪資本家掌握的生產資本,我們的對象就是工人,雖然也可能會交出增建公屋、反地產霸權的訴求,但這根本是過渡性的。不過我也清楚知道來參與佔領的人,根本不全是反資本主義的,他們可能是因新自由主義的制度下受剝削的一群,他們只是想在現有的政度下,改善生活狀況,或申訴一些不公,例如廢除強積金、雷曼苦主等等。

我問:但社會上現在就有聲音說佔領者不能交出一個具體的訴求。

我答:既然我們一同作了這佔領的行動,我們也必須尊重彼此間的立場和訴求。本來我們第二天就想要交出一個關於「佔領行動」的聲明,旗幟鮮明地講立場、訴求,但卻發現這根本是不可能的。如果硬要說我們是一群反對資本主義者,那必須是一種暴力的說法,也會令不支持的人無所適從,甚至離開。但我們中間有些人也無法接受,改善金融體系、富人交更多的稅這種訴求,這做法只會強化了資本家和政府的角色,是完全遺背左翼立場的。

我問:那「佔領中環」究竟是什麼一回事?

我答:與其說這是一個表達訴求的行動,我會說這是一個共治的實驗。我們試圖在一個空間裡建立一個社區,而社區裡有不同立場的人,有不同的訴求,我們就要學習在這裡共處。在社區內,我們之間沒有階級,每一個都是持份者,份量都是一樣的。只要你願意參與,你的訴求是絕對會被尊重。我們不採用民主投票,因為那只是一個少數服從多數的決議模式,那是一個會忽略少數者意見的方法。我們試圖透過討論去尋求絕對共識,以減低暴力的程度。不過那必然會造成沒有效率、無法有鮮明形象等問題。

但這就是這實驗的重點,我們不同一般的訴求行動,用一個集體的形象去講訴求,我們就是要傳遞每一個個體都應被尊重這想法,而這就是我們的形象--訴求紛雜,但可以一起共處和一起爭取的社區居民。

我們在這裡一起學習嘗試脫離資本主義(當然現在根本還差很遠,因為社區裡現在沒有生產),我們透過佔領來重新定位土地的用途,我們透過討論重新審視所謂的民主議會制度,我們在這裡學習、交流不同的社會制度,想象一下除了資本主義外的選擇。至於是否有鮮明的訴求,我覺得真是不再重要。不過,我覺得這共治的想法應該要被宣揚出去。

我問:不過這想法對群眾來說,可能還是不易進入吧。

我答:是的。我真希望如果有群眾想知道我們在想什麼、做什麼,與其透過電視、網絡和報章等媒體報導,倒不如親身來感受一下所謂的自治社區是什麼,來逗留幾小時、跟佔領者談談、睡一晚、一起開討論會,就會知道我們這裡不止是佔領,其實還是一個實驗社區,一個讓大家來了解、討論社會制度的平台。這幾天有很多學生來了解,我也給出了同樣的答案,我們不應只是呆在資本主義中尋找解脫,我們需要作更多不同的想象,不一定是社會主義、共產主義或無政府主義,可能是一種全新的制度,從未出現過,out of the box的。

我問:你對這個社區的未來有什麼期望嗎?

我答:老實說,比起期望,更多是憂慮吧,就算不去想有機會被警察清場這本來就存在的問題,也會擔心這社區再發展下去會是怎樣。今天是第七天,踏入明天的下午就已經是一星期了。雖然社區逐步形成,但有很多意識形態的問題還未處理,也嗅到一陣不再公開坦誠、個別小圈子出現的隱憂。陸續有朋友討論到「絕對共識」無法達成時問題,懷疑著「絕對共識制」是否會拖慢了行動的進程,也有朋友訴說這佔領無法推動革命。而我最擔心的,還是生產的問題,畢竟一個自治社區,靠社區外的捐獻來維持,根本是說不過去的。可是社區居民出外工作的話,也就無法過逐步脫離資本主義的生活。

我想,我們還是需要更多的討論和了解,若這個社區能長期運作下去,我也期望後來可以得出這些問題的答案。但無論如何,也希望更多人會進入這個社區,擴大這個運動,希望更多人能在這裡有更多關於未來世界的想像。

我問:要壯大運動,宣傳一下吧。

我答:雖然這只是改變現行制度的長河裡的一粒細砂,但總比什麼都不做來的好吧。討論、了解,也是推動改變中一個重要的過程。這實驗是屬於群眾的,就算你不反對資本主義,我們也歡迎你來參與,透過討論,互相了解,說不定能建構出一種全新的思想,一起建立一個所有物種都能安穩共存的世界。今天就來匯豐總行的地下,加入我們吧!

tiv
「佔領中環」共治社區居民
於10月20日

廣告

2 回應 to “佔領者感言: 我問我答”

  1. Maggie 十月 23, 2011 於 2:17 上午 #

    Hi Tiv,

    I agreed and would like to encourage the mindset that the movement could be viewed as an experiment and avoid rushing for resolution(s). This way, the lengthy and “unproductive" process could be better appreciated and less “frustrating" than if we set the goal in coming up with an agreed resolution.

    Be creative, be “open heart" and just share. Sometimes resolution is realized not by reasoning by but action and experiences!

    Thank you for your very thoughtful sharing.

    Cheer up everyone who support the Occupy Together movement!

    Maggie

Trackbacks/Pingbacks

  1. 重新認識頭上腳下的佔領地 | 一健小事 - 十月 29, 2011

    […] 我在看OCCUPYCENTRAL HONGKONG網頁,因為參加者能親自表達他們的見解,沒有主流媒體編輯。我在網頁裡面看到他們會討論如何對抗資本主義,在電影裡參考外國反資的經驗。而更明顯的是,他們在實踐民主決策和營造社區生活,例如「透過討論去尋求絕對共識,以減低暴力的程度 」以及互相貢獻自己才能和物資,不論下廚、剪頭髮、歌唱奏樂等,結連社群。當然,參加者來自五湖四海,不滿港式資本主義的原因和訴求也不同,抱持的意識形態各異,所以要協調出一致目標(包括聲明)就很困難 。參與者只能代表其組織發言,而不是代表整個行動。正因如此,共同生活的體驗就顯得重要,先建立一個兼容並包的社群,再構想綱領和主張。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